大洋路,以山河为巨幕

澳大利亚 大洋路 墨尔本 澳洲的“明信片风景”

澳大利亚大洋路

江西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> 海滩海岛 > 目的地 > 澳大利亚 > 大洋路,以山河为巨幕

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,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。从这里出发,至前者所未致。

分享到朋友圈,看看你的微信影响力有多大?

分享此页至
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  • 海滩海岛大洋路因沿路绮丽雄壮的自然风景,而成为维多利亚州的第一旅游目的地

(撰文_张海律/杨莹、图片_Summer、鸣谢_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旅游局)大洋路(B100),从托尔坎到亚伦斯福特,沿澳大利亚东南部海岸绵延243公里,是世界上最大的战争纪念工程之一。除了不时因山林大火肆虐而需要用高压水枪对付之外,这个“战争纪念”从未见证过一枪一弹。1919年到1932年,大洋路由从战场归来的3000名退伍官兵修筑而成,以纪念参加“一战”的士兵。此举既解决了大军就业问题,又结束了维多利亚州西南部多个定居点不通公路的历史。若干年后,大洋路更因沿路绮丽雄壮的自然风景,而成为维多利亚州的第一旅游目的地,2015年贾樟柯的电影《山河故人》曾在这里取景。

冲浪圣地V.S.骑行炼狱

到访墨尔本的游客,总会安排一趟或长或短的大洋路之行。短的只需一天,或是自驾车从早到晚兜个圈,或是在唐人街口报一个实惠的一日游旅行团;长的一周到半个月,沿着陡峭岩壁自虐骑行,或干脆以双脚踩着沙滩和礁石,风餐露宿。我选择的是两日游的旅行团,可以基本照顾到沿途的知名景点。

从墨尔本出发的英文旅行团为数不多,而不甘心走马观花一日游的中国客人数量却日益增长,为照顾8名中国客人的听力水平,司机兼向导 Walter把语速放慢,咬字尽量清晰。Walter是南非人,移民墨尔本已经20年,驾驶一部11座的客车,常年奔波于这条景观大道,对它已经熟得不能再熟。

客车迎着初升的晨光到达托尔坎镇(Torquay)的海边,大洋路就从这里拉开帷幕。我们停靠的第一站,是托尔坎镇郊的“危险岬”(Point Danger)。其实,除去1891年5月7日凌晨发生过一场船难,船上冲刷上岸的货物被当地人洗劫一空之外,这儿再没发生过任何“危险”之事。和缓的崖壁、白净的沙滩和适中的浪花,让这里早在19世纪70年代就成为度假胜地,大洋路建成后,又成为路上的第一处观景台,以及冲浪者们的热身之处。阴晴相接的海天,像是在向我们预示:前方的天气难说得很,前方的风景壮美得很。

托尔坎是冲浪文化的圣地。20世纪60到70年代的反文化嬉皮,曾经开着老掉牙的露营车,带着大烟罐,哄骗着邻家女孩到沙滩上“共同长大”;待他们纷纷成为有钱中产之后,商业化又不害臊地扑了过来,将冲浪推向主流文化舞台,并打造出Rip Curl和Quicksilver两大冲浪连体衣品牌。当地最知名的当属每年复活节期间举办Rip Curl职业赛的贝尔海滩(Bells Beach)。1991年,在好莱坞出道不久的青春偶像基努·里维斯出演了由凯瑟琳·毕格罗指导的《惊爆点》(Point Break),片中他苦苦追捕的银行劫匪布吉,同时也是加州海滩的冲浪禅宗,时刻把让其行为合理化的“反体制人类本真精神”挂在嘴边。他向往着一生中仅此一次的冲浪机会,“南极大陆吹来一个冬季风暴,从太平洋一路杀来,将一股大浪送到北边两千英里处,当它扑到贝尔海滩时,将变成这星球上最大的浪,我到时将会在那儿。”

到达贝尔海滩,并没有看到如《惊爆点》末尾冲浪劫匪等来的末日景观,天气阴沉但未降雨,浪花高涨却不至于滔天沸腾。以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卡德尔·埃文斯命名的大洋路单日骑行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,挣扎上坡的骑行队列,将路人的眼光从崖壁下的冲浪者那儿抢走了。再往西有一家“天使海”(Anglesea)高尔夫俱乐部,那些宽阔而枯黄的球道,在没有客人挥杆的时候,会被土地的原主人——成群结队的袋鼠们——暂时夺回。

吉卜林歌颂的那些花儿

Aireys Inlet村有许多由天然岩石构成的“潮汐泳池”,不过它最吸引人的部分,是入口处一座被称为“白皇后”的斯普利特角灯塔(Split Point)。这个34米高的白身红发美人,1891年就已矗立于此,今天依然在为巴斯海峡上的船只导航。孤独的灯塔看管员早被全自动化设备取代,留下同样孤独的白净屋舍,现在是以美味的英式松饼著称的垂柳茶屋(Willows Tea House)。登上136级台阶到灯塔顶部,郁郁葱葱的灌木丛、风姿卓绝的费尔黑文海滩和17公顷的鹰岩海岸保护区由近及远映入眼中,让人舍不得下来。

离开小村,接下来遇到的是一座没啥颜值却又人人争相自拍的简陋拱门,写有“Great Ocean Road”(大洋路)字样的牌匾从绿色空竹状的拱顶垂下,路旁一块大石头上竖着两个筑路军人的塑像。这座拱门其实是1983年第三次复建的,但作为“历史地标”,依然有着“到此一游”的独特吸引力。

过了拱门,车子转向升入山林的岔路,带我们去看厄斯金(Erskine)和Sheoak两座瀑布。它们是所有旅行攻略都会提及的景点,可以轻松地接近。但此时正是枯水期,而我们是一车见惯了中国西南部壮阔瀑布群的游客,不免觉得乏善可陈。不过,前往瀑布的山路,因迂回到大洋路的拐弯处,反倒成了又一绝佳观景平台,差不多随手就能拍出一则山海相宜的汽车广告。

枯水季节,也是维多利亚州火情最危险的时候。2009年2月初的“黑色星期六”山火,因百年不遇的高温而起,导致200多人死亡,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。2015年圣诞节当天,大洋路这一段,从怀河镇到分割溪的100多栋房子惨遭山火焚毁。虽然一个多月之后植被就在海风吹拂下倔强重生,但沿途的树木伤疤依然清晰可见。龙恩镇(Lorne)最靠近火情区,一年一度的“跨年瀑布音乐艺术节”也被迫搬家,不过,镇上的商店、餐厅乃至影院依然繁忙,似乎没受到太大影响。

曾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作家、诗人吉卜林,曾在1891年到访龙恩,并写下一首长诗《花儿》(The Flowers),我尝试着翻译了几句: 给我带点灌木丛中的铁线莲吧, 它们生长在厄斯金瀑布飞跃处, 沿山路直下龙恩; 给我带点圣诞常青藤吧, 我会坦承你的出生地! 离别墨尔本,开始尘埃假日, 在Cora Lynn恣意嘲笑天堂; 穿越南奥特韦森林,去歌唱南部海洋, 戴上花朵,扭转时光, 再次亲吻挚爱!

海边的动物乐园

说起澳大利亚最令人难忘的风光,漂亮的海滩不算稀奇,帕劳、马尔代夫的颜值也许更高;险峻的悬崖也不稀奇,爱尔兰西部距离海面200米的莫赫悬崖更让人战栗;丛林瀑布更不稀奇,东南亚雨林中的瀑布更为振聋发聩……澳大利亚最独特、最受追捧的,还是独一无二的动物。

大洋路之旅的第一晚,我们住在中段的阿波罗湾(Apollo Bay)。从距其1.5公里的马里纳山顶观景台(Marriners Lookout)俯瞰,这座仅有1800人口的小镇,却沿着海滨将低矮的房子平摊出不小的规模。这儿曾是原住民族群Gadubanud人的地盘,19世纪40年代开始陆续有伐木者到来,直至大洋路建成后,才有了如今的城镇。深水海湾是雌性南露脊鲸最青睐的“温水产房”,它们总在冬春的迁徙季游来,诞下孩子并养育一些时日。

大洋路从阿波罗湾就折头往北,偏离海岸,进入景致迥异、满布巨大神奇植物的奥特韦国家森林公园(Great Otway National Park)。因此,从镇上往西绕过奥特韦角(Cape Otway)的绵长海滩,就成了一条基本可以脱鞋在沙滩行走的徒步线路。沿海公路尽头是一处大型房车露营地,那些没有拖挂或一体式卧铺的小车,整齐码放在简易棚屋或帐篷营地旁。其中一辆应景地播着埃尔顿·约翰的那首The One:“我看着你在海洋里起舞,沿着沙滩疯狂奔跑,一个灵魂从水陆间迸发,手掌心也喷溅出火花……”

山可移,爱不变

从奥特韦角往西的大洋路,有着人们熟知的澳洲的“明信片风景”。公路沿崖边展开,最近处距离大海仅有10米。清早,天空继续保持着不可捉摸的脸色,行至城堡湾(Castle Cove)时,东侧乍现出一柱穿透力不错的霞光,让远处的山头笼罩在迷离的光雾之中。折入莱弗斯山(Lavers Hill)时,公路虽然反射着耀眼光晕,但抬头望见被乌云进逼而逐渐缩小地盘的一线蓝天,我又放弃了对晴天的期望。

在抵达大洋路最具标志性的景点——十二门徒岩时,浓重的乌云终于将阵雨送了过来。雨雾中,这些从陆地分离出去的巨大岩石显得别有韵味,目所能级的前五块和后两块,像是举重台上的大力士,在白花花的巨浪里挺直腰杆,努力试图撑破压顶的黑云。事实上,这些海中巨石从来就没有达到过12块,“十二门徒”不过是20世纪60年代一个聪明人想出来的漂亮名字,“那样更能吸引游客”。这些巨石在海浪经年累月的侵蚀下被塑形,南太平洋的风暴,以铁杵磨针的力量,从松软的石灰岩崖壁凿出洞穴,洞穴不断拉伸扩大而成为一扇扇拱门,拱门全数坍塌后,就成了今天看到的、从海岸分离出去的巨石。海浪依然在持续不断地为海岸“整容”,2005年7月,一个高70米的“门徒”碎入海底;2009年6月,一座拱桥坍塌,又一个新的“门徒”诞生。

贾樟柯在2015年的力作《山河故人》里,非常难得地脱离开其擅长叙事和表意的山西故土,将由张艾嘉和董子健演出的一段忘年恋置于2025年的维多利亚州。师生两人开始了一场大洋路的旅行,乘坐直升机观摩了十二门徒岩。这也是这位艺术片名导首次暂时搁置其标志性的时代批判精神,而将焦点移向最为隽永的人类情感,从1999年汾阳县城的青年三角恋,到2014年在上海国际学校就读的张Dollar回故土祭奠爷爷,再到父子两辈连语言都已无从交流的澳洲,贾樟柯以源自《圣经·以赛亚书》的漂亮英文片名Mountains May Depart,强调着“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”这一既深情又悲情的真理。

接下来的一天,我们从吉布森阶梯(Gibsons Step)到洛克阿德峡谷(Gorge Loch Ard),再从拱门群(Arches)到伦敦桥(London Bridge),阳光和蓝天在这一片“沉船海岸”(The Shipwreck Coast)上取得了全面胜利,映着金黄光芒的灰色巨石,湛蓝的海水,白净的波浪,葱郁的灌木……形成一部从画面到音响都蔚为壮观的IMAX巨幕电影。

从1830年到1930年,有超过200艘船只在这片海岸触礁沉没,其中最有名的是1878年遇难的“洛克阿德号”(Loch Ard)快船,当时,37名船员和19名乘客中,仅有一对年轻男女获救,两人都正值19岁的花样年华,于是坊间开始流传经想象力加工的浪漫故事。真实情况是,两人再未相见,女孩Eva直接回了爱尔兰老家。不知他们从奄奄一息中缓过神来时,在绝美的景致中,是否也曾滋生过哪怕一丁点同命相怜的情感。另一对幸运儿,1990年1月站立在曾经是双拱门的伦敦桥上,离岸较近的那一拱突然坍塌,两人无助地站在这个最新诞生的“岛屿”之上,等着直升机的救援。

四千万年前,澳洲大陆从南极洲分离出来,越飘越远;一两千万年前,如今南岸的这些石头又开始从这个大岛分离出去;近百年来,有些大石头的下部再也抵御不住海水的侵蚀而彻底断裂,重归深海。而有人类活动的几千年来,岛上的原住民被英国囚犯及其家属的后裔清空、替代,老殖民者又渐渐地被新移民换血、融合。一代人来,一代人去,太阳照常升起。

大山可移,小丘可没,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。(For the mountains may depart and the hills be removed, but my steadfast love shall not depart from you. )——《圣经·以赛亚书》54章10节。

贴士

我采集了关于大洋路的旅游灵感,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。
全年来玩最佳。
大洋路

乐途旅游网与媒体专栏:中国国家旅游 发布:2018.03.27

海滩海岛

?
0+1

您已经喜欢过了~

已钉到灵感墙

钉到灵感墙上

  • 创建新灵感墙

    该灵感墙已存在

    0/10
    仅自己可见
确定

更多大洋路的灵感

3条评论

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录才能评论,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

0/140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更多 海滩海岛 灵感

发现更多灵感 海滩海岛

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|月度阅读量排行

官方微博

平刷王11选5软件 浙江省福利彩票 拼搏在线彩票网 大乐透预测众彩网 多宝娱乐平台客户端
山东群英会开奖直播 福彩3d字谜 澳门真人赌场 双色球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图库